关于ASCII码-字符-进制的关系

常见的ASCII表中ASCII值是十进制的,这种ASCII表反应了字符与十进制数之间的一个一一对应关系,而其他进制的数值与十进制有一一对应,所以客观上其他数值的数字与字符一一对应。 之所以常见的ASCII表用十进制是为了方便记忆,计算机采用二进制运算,可以说在计算机内容“存在”一张二进制的“ASCII表”。

————-一个相关的程序:

#include<stdio.h>

int main(void){
printf(“数值=%%dn”);
printf(“’75’=%dt’\113’=%dt’\x4b’=%dn”,75,’113′,’x4b’);

printf(“数值=%%cn”);
printf(“’75’=%ct’\113’=%ct’\x4b’=%cn”,75,’113′,’x4b’);
return 0;
}

——–运行结果:

数值=%d
'75'=75 '113'=75 'x4b'=75
数值=%c
'75'=K '113'=K 'x4b'=K

“西邮Linux兴趣小组下学期活动内容”讨论贴!

下面是讨论贴的内容,希望大家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回复邮件地址:xiyoulinux@googlegroups.com

讨论贴地址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xiyoulinux/t/6bfae98ab172114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

首先感谢陈老师和王老师等老师对我们小组活动的大力支持,一年来小组由小变大,无论在人数还是组员素质等方面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在小组里边形成了良好的学习氛围,养成了互帮互学动好习惯。小组活动内容涉及面越来越广,难度和工作量都有所增加,这也给大家提供了更好动环境和机会。

上学期,小组成员齐心合力完成了一个软件开发项目(XylFTP),通过这个项目大家对软件开发和网络编程有了一定的掌握,后边我们将继续开展类似的活动内容。活动中我们通过老成员给新成员做”基础知识讲座”,达到锻炼自我帮助他人的目的,效果很好。等等,都是我们值得借鉴的经验。

同时我们在小组活动中也遇到了许多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们有经验也有教训,这些也是我们值得借鉴的。

新的开始,王聪、刘洋等人升入大四,可能参与小组活动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其他小组成员可能存在知识掌握不够全面等问题。

希望大家就下学期-小组活动 -发表自己的任何意见和建议!

讨论内容可涉及一下几点(没有提到的请补充!):

1.下学期小组活动内容需要超哪些方面发展?

2.内核开发、服务器配置如何进行?

3.是否需要再纳新,采取推荐的方式还是其他方式?

4.对以前小组活动的时间、地点、形式有何意见和建议?需要如何改进?

5.软件开发超那个方面进行,有没有合适的题目建议?

6.如何让小组成员留住兴趣,坚持到底?

7.小组成员、老师中间交流方式(当面、Gmail新闻组、网站等)是否有效?

8:小组网站、blog等更新维护有何不足?

9.如何更好的宣传咱们小组、Linux、开源等?

10.小组书籍如何管理与维护?

CC:陈老师
CC:王老师

注意:请回复全部!


My Name         : 孔建军
My Homepage : http://kongove.whostas.com
My Email       : kongjianjun@gmail.com
88176064@163.com
I’m a student of  Xi’an Institute of Post and Telecommunications.

一个噩梦

昨晚做了一个噩梦,自己骑自行车在小巷里穿梭 ,路边的行人都为难我,结果压坏了一个男子的破盒子,我拼命的骑。最后藏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当我侥幸之时却被发现了。貌似还有警察,最后好像被惩罚干活,不过后边干活的情节重复发生了两三次,有人提醒我说这里有鬼,我老觉得他在跟我开玩笑,没在意。最后有感觉好像在拍戏,潜意识中感觉那个情节只能演一次,可自己经演了两次,这才意识到前面那个人的提示,于是问旁边一个寡言的男子:“你在这待了多久了?”他回答到:“我就没走过!”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被吓得跑出门外,结果发现外边的世界像被施了法术似的人和物都不能动了,这时我恍然大悟,俺在做梦!于是(好像)是屏住呼吸终于醒来了~~

心狂跳^──^──^──^──^──^──^

以前吓人老爱讲一个故事,到故事后边,会用问话鉴别是否为鬼,如

A:你有几个头?

B:我有一个。

A:你有几只眼睛?

B:我有两只。

……类似这样的语法问耳朵、鼻子……

A:你有几个手指头?

当听故事的人被前面无聊的问答弄的精神疲劳,并在等待下面的答案时,你可以把手迅速伸到她的面前,大声说:“你看几个!”

我实验过N次,效果很好~..~

────
BTW:为了增强兼容性,主题再次更改, 有出错现象请留言,谢谢!

转《两个我不会报考的学校》

虽然说有法硕的学校不少,但至少有两个学校我不会考虑:
1,人民大学,说起来人民大学也没招我惹我,但坏就坏在她的缩写“人大”上,举个例子,
问:你是人大还是法大?
答:“人大”。
对于学法律的人来说“人”比“法”大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
2,中国政法大学,虽说中国政法大学简称“法大”,但坏就坏在他的全称上了,政法政法,“政”在“法”前啊……同样不爽。当然了,象什么西南政法、西北政法就同理了。

I hope the Weiming is as clear as it has in my dreams

本文转自:http://www.shiyuhang.org/blog/article.asp?id=124

BTW:刚才才发现没有给这位未来的大律师给个友情链接,补上了。

一场论战

周围好几个同学看到我在用linux,然后发问linux到底有什么好处,我的回答自然不是很全面了,而且没有说服力。下面这场论战反映了许多人不能接受linux的一些问题。

http://wangcong.org/articles/debate.html

在linux学习方面,塌实是很重要的,在我的带动下我周围也有好多人装了linux,有些人纯粹是为了当摆设,要么作为“炫耀”的资本,寒心呀!

并不是说用linux就高人一等,记得陈老师去年给我们做讲座时,就提到不要以加入小组而感到了不起,做出点成就来才有骄傲的资本,没有谦虚的学习态度是肯定不会有大的进步的。不要企图用一个结论(“linux比windows好”)说服任何一个人,强加给别人的东西很难让人信服。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那么有些人抵触linux也是不需要理由的。上面的这场“论战”是个不错的方式,用事实说话,即便是最终的结果不是你所预料的。

有些人说linux也只是听别人说,只有自己平时多去尝试,真正感受到linux优越性,那才有资格去参与类似的论战。

Makefile

1.Makefile书写格式:
target: components TAB rule (这里TAB是TAB键,一般写成两行就可以了)
第一行表示的是依赖关系,第二行是规则。

如:(->表示依赖关系)
a.c->a.o
b.c->b.o
main.c->main.o
a.o b.o main.o->main

Makefile内容:
*******************
main:a.o b.o main.o
gcc -o main a.o b.o main.o
a.o:a.c
gcc -o a.o a.c
b.o:b.c
gcc -o b.o b.c
main.o:main.c
gcc -o main.o main.c
*******************

2.有用的变量:$@–目标文件,$^–所有的依赖文件,$<–第一个依赖文件

简化后的Makefile内容:
*********************
main:a.o b.o main.o
gcc -o $@ $^
a.o:a.c
gcc -c $<
b.o:b.c
gcc -c $<
main.o:main.c
gcc -c $<
********************

3.   
.c.o:
gcc -c $<

这个规则表示所有的 .o文件都是依赖与相应的.c文件的

简化后的Makefile内容:
**********************
main:a.o b.o main.o
gcc -o $@ $^
.c.o:
gcc -c $<
**********************

 BTW:最近看小组的wiki,里边总结的东西都很精练。自己也试着在里边添加了一些内容,把一些细节问题能搞明白。欢迎大家都去编辑!

一个shell程序

#! /bin/bash

if (($#  <1)) ; then
        echo “Wrong usage!”
        echo “$0 Num”
 echo “Num为输出Fibonacci级数序列的位数”
        exit 1
fi

let “count = $1-2”
a=0
b=1
echo “************Output $1 bases Fibonacci************”

echo “0”
echo “1”

while test $count -gt 0
do 
let “c=$a +$b”
echo $c
let “a = $b”
let “b = $c”
let “count-=1”
done

回到学校

昨天回到了学校,累死了,睡的早些,半夜热醒了好几次,满身是汗呀,风扇根本没起任何作用。明洁怎么还不来呢,刚才看他的留言好像还要推迟几天,……

王聪说我来了和没来一样,hehe。可能这两天刚来,只是看了几页关于shell编程的书,没有干其他事。现在开始干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