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软件之父来西邮“传教”了

周四(5月28日)中午十一点多接到哲思自由软件社团徐继哲的电话,说是Richard Stallman、Akira Urushibata、Dora 要来我们学校,心里真的很激动。因为原定25日的西安活动由于地震原因被取消了,非常非常遗憾。我还准备等他们来西安了,商量交流活动的事,和stallman去翠花山游玩什么的。突然说要来到我们学校做一次交流活动,真是太高兴了。

由于这次活动来的比较突然,且考虑安全问题,所以我们没有做任何宣传,只是小组新闻组上(http://groups.google.com/group/xiyoulinux?hl=zh-CN)发布了一条消息。出乎我们意料,下午活动的时候来了很多人,都令徐继哲等感到惊讶,赞叹西邮是自由软件的好土壤。这是对我们西邮 Linux 的一种肯定,更是对我们的一种激励。

我们没有刻意去邀请任何一位领导,只是把热爱自由软件的韩老师请了过来,他写的课本里就有stallman的一片文章(why software should not have ower?)。

活动的具体内容大至有如下:

Richard Stallman的演讲,其实用演讲不太合适,因为我们这次更多的是一种学习和交流。他带领我们重温了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的4个自由度:
1.出于任何目的,运行软件的自由。
2.学习软件如何工作,以及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修改软件的自由。(显然,这个自由度的前提是能够访问软件的源代码)
3.为了帮助你的邻居,将软件拷贝给他的自由。
4.为了能够让整个社团受益,公开发行改进之后的软件的自由。(显然,这个自由度的前提是能够访问软件的源代码)

然后又又讲了一些自己对自由软件运动、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的区别、linux与GNU、GPL协议等内容。接下来,他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我们西邮的linux爱好者。同学们提问非常积极,也都从中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其中stallman语速极慢,争取让每一个人听懂他的话,为大家解答提出的每个问题。徐继哲也在提问过程中,及时回答大家的问题,整个讨论过程充满了自由、祥和的气氛。由于第二天就要赶回北京搞活动,我们的讨论不得不在18:30结束,会后大家争先去Stallman等合影、签名留念。我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机会了 😉
比较幸运的是我还和Stallman等人一起共进晚餐,他对菜谱很有研究,对菜名及其做法很感兴趣,还用笔记本把拼音记下来,反复读。另外一个日本的朋友 Akira Urushibata也很好学,有个小本子,记录墙上一些名言。stallman 和akira用筷子都很熟练,stallman的女友Dora用这就不太顺手了。发现翻译这活不好干,当然不是把“寒山”翻译成“cold mountain”那么简单,寒山好像是个人名。通过这些交流,明显感觉到自己英语口语极差,不过也对自己也是硬着头皮说了一些,毕竟平时英文邮件没白看。Stallman的语速很慢,很清晰,基本还能听懂。

大师就是大师,二十几年如一日能坚持了下来确实令人敬佩,不过“教父”现在不知道是深沉了,还是操劳过多精力减退,不像操作系统革命中那样“活跃”了。通过这个活动使大家对自由软件有了新的、更清楚的认识,坚定了为自由软件做贡献的信念。

比较好的是,stallman 那天没有暴发自己的怪脾气,比较温和 😉 经管大家有些人对stallman怪异的脾气不太理解,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圣人。

部分照片见: http://xiyoulinux.cn/album ;其他照片、录像随后奉上~

2 thoughts on “自由软件之父来西邮“传教”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