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退隐江湖数日(二)

去年的今天我写了一篇《需要退隐江湖数日》,今天再来一篇《需要退隐江湖数日(二)》

在这几天时间里,留校的同学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好的习惯,每天能准时去实验室,也能积极参与讨论,发现并解决问题。下面就交给高伟了,希望他们能好好利用这段时间。特别要说的是西电的李宽龙,他每天坚持来我们学校,精神可嘉呀!

最近把《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第二版电子书看了六章,剩下的回来在搞定。发现那本书上很多问题在我们的新闻组上讨论过多次。

准备在下面这十几天时间好好看看《C语言解析教程》原书第四版,还是比较入门的书,可以弥补一些基础上的问题。《C缺陷与陷阱》也带上,不过重点还是第一本。李宽龙前几天在旧书点10RMB淘到了一本《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今天去茅坡买东西,到书店闲转碰到了第一本书,还有一本《The C Puzzle Book》本来说是10元,一听我要老板有转话说是记错了要15元,TTMMDD。要不把这本也擒拿了~~ 看来以后还得到茅坡去寻宝~~

当然这么多好书,得慢慢消化,慢慢理解,光去看一遍是不行的。自己好好看吧!

也许王开源更加理智

转自北邮 monnand博客:http://blog.linuxsky.org/58/viewspace-9781.html

按照八卦的规矩,已经过去一年的事情,早已经没有评论的价值。但是有些话我又不得不想说一下。

我之所以提起这事,其实纯属偶 然。今天有个朋友想要我最近的正面照,一向不喜欢照相的我,在硬盘里面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突然想起去年年底在我们学校举办的开源百所高校巡回演讲的时 候,我作为主持曾留下一些照片,被放到网上。由于那次讲座是王开源和程勇主讲,因此最后就找到了王开源的博客上。

说起王开源,按照年龄来 看,我直呼其名似乎不太礼貌。但是倘若加上“哥”或者“叔”之类的称呼,则让人觉得我在明显拉关系,而若直呼其为“王先生”,又总觉得有些别扭。倒也罢 了,按照他的自我介绍,他“姓王,名洋,字开源”,我也顺着古人的叫法——虽然可能乱些辈分——叫他王开源了。

举牌事件之前,一次网友聚 会上,第一次见到了他。一起聊过几句,由于这名字的缘故,加上当时他也非常活跃,对他印象就很深刻。举牌之后,突然有朋友问我,认识不认识王开源。于是才 知道这件事。本以为从此以后,肯定见不到他了。谁知机缘巧合,在去年年底,我组织在北邮关于开源软件演讲的时候,竟然七拐八拐地邀请到了他。这两面之缘的确不敢说对他十分了解,加上我本来也不喜欢掺和与大众有个关的事,也就没打算对举牌事件发表什么看法。

以 前也关注过王开源的博客,举牌事件之后,他的博客突然访问量大涨。看看留言回复,感觉像进了足球场,彻底体验了一把骂人词汇的丰富多彩。做研究,搞技术的 毕竟比不过流氓地痞,虽然有倪光南,徐继哲等多为业内牛人的力挺,但还是阻止不了大伙投身谩骂领域的热情。一轮比一轮骂的没逻辑,一轮比一轮骂的疯狂。借 用郭德纲的话:这的确提高了很多人的“文学修养”。

前面说过,我与王开源只是“两面之缘”,听过一次他的讲座。窃以为以这样的了解程度,真不该多说什么。但是今天看过网上那些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也都出来趟趟这滩混水,我觉得,比起这群人,我倒是更有发言权了。

google搜 索王开源,在相关搜索上,居然有个“王开源杂种”的条目……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联系上的。我在搜索“秦桧”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相关搜索。然后又找到了一 个叫“苏鹏”的人,对于举牌事件的“评论”录音——姑且叫他评论吧。首先要说的是,这位先生以后最好别再录音了,因为他大舌头……至于“评论”内容是什 么,我觉得和北京胡同里的骂街没什么区别。而且他自作聪明地分析,得出结论是:王开源是卖Linux相关服务的,这其中有很多利益冲突,王开源只是这冲突中,受人指使的傀儡……

类 似的所谓评论网上很多,想象力也很丰富。不得不说,这些人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的前提下,单凭着几个新闻的标题和道听途说,就能幻觉出如此一个场景,并且还 煞有介事地分析出了很多阴谋阳谋,如此的想象力,不去八卦杂志做编辑,确实屈才。从这些人的话语中,明显地可以看出,他们甚至没有认真阅读关于王开源的新 闻——这些新闻中,基本还算写了那么点关于开源软件和自由软件的内容。

除了一些幻觉似的分析以外,还有不少人完全没有逻辑的骂街骂娘。人到了这种没有一丁点理智的程度,在现实中很少见,网上倒是很容易看到。于是各种骂人词汇,各地的骂人本领,在网络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生跟发芽,开花结果——我竟然有那么一丝感觉,想要支持一下GFW了。

至于那些高举着实用主义牌子,质问王开源“开放源代码,我们程序员拿什么吃饭”的人,则更是数不胜数。这里我只能遗憾地表示,开源思想的宣传,任重道远。人类智商的集体提升,遥不可及。

比较而言,我倒是觉得王开源对于自己行为的态度更加理智。既没有否认自己的冲动,也没有放弃对开源精神的坚持。对于评论这行为的必然性,影响,以及面对日后的质疑,都能保持一个正常人类应有的理智。

我也只能遗憾地再次看到,人民大众的愚蠢,和集体行为的盲目。

~~良好的开端~~

这个暑假小组不回家的同学挺多的,434实验室现在有十几个人留校,到月底会有部分同学返校,应该有二十多人。下面331现在也有十个人吧。

早上七点起床,开机一看西电的李宽龙也在,于是叫他过到我们小组来。昨天说好是八点去实验室,我七点五十多过去的时候,高伟、王立丽、刘宁娜、赵改芳、吴宁、田万慧已经在外边等候了,、周琦也很快来开了们,我们正讨论着李宽龙也搭车过来。
结合近期小组讨论我们昨天确立了一个网络编程的项目,中间用到多进程、管道、socket编程、应用层协议设计等。经过讨论,我发现一些人对这些知识了解不多。所以最近这两三天时间主要是,结合一些很小的程序来演示。然后大家一块在实验室讨论,两人一台机器,这样便于交流,有问题即时解决。同时有效利用新闻组。后面开始结合项目,把所学的这些知识联结起来。

今天第一天做的很好,他们比我去的都早。基本上每个人都能完成我出的几个小题目。我也就新闻组一些学习的建议进行了讨论。大家都把自己手头关于Unix系统编程/网络编程/C语言等方面的书放到一个桌子上,很方便阅读查看。而且下午几个女生专门去汉唐买了一些推荐的书。
搭了ssh服务器方便文件共享,代理来配好了,就查一个“合法”的账号了。前几天看周琦的显卡驱动有问题,今天也帮他搞定了,还有一些实用的命令,让他很兴奋。我相信这会使它的兴趣提高N倍!

实验室现在有了几台落地扇,机子稍微集中到了一块,环境好多了。真的很感谢关心我们的老师们!

等月底李磊、张斌、付鹏程、李阳等人回来,也会做他们确立的项目。关于项目内容他们讨论也比较多,具体还是由他们自己定更合适。

希望大家都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吧,明洁大哥好好训练~~其他人好好工作、学习、生活~

一次伟大的自慰

窃贼色胆包天入室偷窃看A片
2008/07/08 14:31:43

龙潭一名杨姓男子前晚潜入租屋处同栋公寓楼上行窃,但在屋内看到电视柜内有十多片色情光盘,一时兴起竟播放、坐下来观赏,还拿了女屋主的三条内裤在电视机 前自慰,不料屋主返家当场撞见,衣衫不整的杨吓傻不知所措,被屋主制伏报警逮捕。屋主大骂:「真是太恶心了!那有这种小偷。」

警方说,干出这起荒唐事的杨松昌(屏东人、二十四岁)并没有前科,独自在龙潭中正路租屋,前晚十时多听到住楼上的屋主关门、下楼梯的声音,确认屋主出门之后,就跑到楼上企图行窃,并推开紧邻走道的浴室气窗潜入屋内。

火辣简介引性欲

杨嫌看了一下屋内物品,先打开电视柜想要搬走光盘播放机,但柜内放着十几片色情光盘片,他瞄了一下图文并茂的火辣简介后,随手拿起一片色情光盘播放、开电 视欣赏,结果看得性欲高张,还跑到屋后阳台拿了屋主晾在晒衣架上的三件女内裤把玩后,并脱下自己的内裤,握着女内裤在电视机前自慰了起来。

被害屋主是一对同居的二十多岁年轻男女,这时刚巧回家,一打开门,映入眼帘居然是一名脱了裤子的陌生男子,在自家客厅打手枪,气的说不出话来。

屋主返家贼吓傻

而衣衫不整的杨嫌也吓傻了,停了几秒钟之后,才低头默默拉上裤子、站了起来,男屋主见状冲前一把捉住杨嫌,喝令杨嫌不准动,并要女友打电话报警。龙潭警分局侦查队据报赶到现场,见杨嫌乖乖的蹲在地上,随即依窃盗现行犯逮捕。

杨嫌到案供称,因失业多时,身上没有钱,才趁同栋大楼住户外出时潜入行窃,但没想到东西还没有偷到,就被屋主发现报警。

不过,杨松昌闯潜入屋内,却忘了闯空门的目的,还留在屋内看色情光盘、拿着女屋主的内裤自渎,连承办警员都说,这样的小偷实在太离谱了。警方昨讯后依窃盗罪嫌将全案移送法办!

实习编辑:陈文正

=============================================================================================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新闻,一对夫妇在家里看A片,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给逮了,罪名是私藏淫秽物品。今天很欣慰的看到这条新闻,这个贼的这次自慰无疑是推动了社会的进步。我本来还以为那对夫妇会比贼关起来的时间更长点呢。

From: http://blog.sina.com.cn/twocold (韩寒博客)

惊!Python语言遭动物保护组织MM大街裸体抗议

MM anti python hacking

Django Project是用Python语言写的一个敏捷开发Web框架,和RoR类似的。每个月Python社区的程序员都要到Lawrence去参加party聚会,一来是交流感情,二来是炫耀最新的技术。

如果通常这样的聚会是“有趣”的,上一周的hackathon就是非常“囧”的了。晚上8点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程序员赶到了Lawrence办公室,同时25-30个白人女性也开始在房间周围出现

好,8:15分,她们开始脱衣服,身上带一个牌子,写道:“一件蛇皮大衣的代价是多少条生命啊!”、“蛇是动物,动物是有灵性的!”

程序员都跑出来看热闹了,Jacob Kaplan-Moss说:“太他妈的无敌了!她们全部了”

MM说:“我知道他们在干嘛。他们在猎杀蟒蛇(hacking pythons)。这是野蛮的行径,我们会一直守在这里,直到最后一条蟒蛇被拯救为止。”

……

后来作者问了下python语言之父Guido Van Rossum关于这件事的看法。他有他读到的见解。“什么是女人?!”他问到。

est备注:

  1. “hacking python”的意思不是“猎杀蟒蛇”,而是“黑客般研究python语言”。
  2. PETA组织抵制计算机编程语言就算了,还找那么多MM裸体抗的棕叶聚生于顶,发散得近乎松弛。内侧两棵绿色棕树之间是灰色偏暗的楼道。光线低沉,半天了都没人在楼道出现。三到五议,真猛!
  3. TechFaux是一个技术新闻恶搞、八卦、江湖传闻、谣言网站
  4. 恩,这篇博文,标题里有“裸体”2个字,果然得到广泛转载。

本文转自: http://initiative.yo2.cn/archives/629555

C语言测试

这个C语言测试适于不同水平的应试者,大多数初级水平的应试者的成绩会很差,经验丰富的程序员应该有很好的成绩。为了让你能自己决定某些问题的偏好,每个问题没有分配分数,如果选择这些考题为你所用,请自行按你的意思分配分数。

预处理器(Preprocessor)

1 . 用预处理指令#define
声明一个常数,用以表明1年中有多少秒(忽略闰年问题)
#define SECONDS_PER_YEAR (60 * 60 * 24 * 365)UL
我在这想看到几件事情:
1) #define
语法的基本知识(例如:不能以分号结束,括号的使用,等等)
2)懂得预处理器将为你计算常数表达式的值,因此,直接写出你是如何计算一年中有多少秒而不是计算出实际的值,是更清晰而没有代价的。
3)
意识到这个表达式将使一个16位机的整型数溢出-因此要用到长整型符号L,告诉编译器这个常数是的长整型数。
4)
如果你在你的表达式中用到UL(表示无符号长整型),那么你有了一个好的起点。记住,第一印象很重要。

2 . 写一个”标准”宏MIN
,这个宏输入两个参数并返回较小的一个。
#define MIN(A,B) ((A) <= (B) ? (A) : (B))
这个测试是为下面的目的而设的:
1)
标识#define在宏中应用的基本知识。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在
嵌入(inline)操作符
变为标准C的一部分之前,宏是方便产生嵌入代码的唯一方法,对于嵌入式系统来说,为了能达到要求的性能,嵌入代码经常是必须的方法。
2)三重条件操作符的知识。这个操作符存在C语言中的原因是它使得编译器能产生比if-then-else更优化的代码,了解这个用法是很重要的。
3) 懂得在宏中小心地把参数用括号括起来
4)
我也用这个问题开始讨论宏的副作用,例如:当你写下面的代码时会发生什么事?
least = MIN(*p++, b);

3. 预处理器标识#error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你不知道答案,请看参考文献1。这问题对区分一个正常的伙计和一个书呆子是很有用的。只有书呆子才会读C语言课本的附录去找出象这种问题的答案。当然如果你不是在找一个书呆子,那么应试者最好希望自己不要知道答案。

死循环(Infinite loops)
Continue reading “C语言测试”

七七事变(卢沟桥事变)

七七事变也称“卢沟桥事变”(Lugou Bridge Incident/Lukouchiao Bridge Incident/Marco Polo Bridge Incident/Roko Bridge Incident)

  • 简介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独占中国,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借口一个士兵失踪,要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日军开枪开炮猛轰卢沟桥,向城内的中国守军进攻。中国守军第29军吉星文团奋起还击。掀开了全民族抗日的序幕。日本侵略者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侵吞我国东北后,为进一步挑起全面侵华战争,陆续运兵入关。到1936年,日军已从东、西、北三面包围了北平(今北京市)。从1937年6月起,驻丰台的日军连续举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1937年,驻华日军悍然发动“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日本开始全面侵华,抗日战争爆发。

  • 具体简述

1937年7月7日夜10时,日军在距北平(今北京)十余公里的卢沟桥(西方称作马可波罗桥)附近进行军事演习,向中国驻军挑衅。日军诡称有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桥边的宛平县城搜查,遭到拒绝后,就向宛平县城和卢沟桥开枪开炮。7月8日早晨,日军包围了宛平县城,并向卢沟桥中国驻军发起进攻。中国驻军二十九军官兵奋起抗战,给日本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团长吉星文亲赴前线,指挥作战。一位战士用大刀接连砍死砍伤日军13人,自己也壮烈殉国。驻守在卢沟桥北面的一个连战士,战到最后只剩下4人。9日凌晨,二十九军收复了永定河东岸的失地。

Continue reading “七七事变(卢沟桥事变)”

Revolution OS 语录

  • 当RMS指出,发行版应该称作GNU/Linux时,Linus回答:

Well, I think it’s justified but it is justified if you actually make GNU distribution of Linux. The same way that I think that Red Hat Linux is fine or SuSe Linux, or Debian Linux. Uh, because if you actually make your own distribution of Linux.But calling Linux in general “GNU Linux”,I think, is just ridiculous.

  • Linux world大会上Linus为RMS颁奖时,RMS说:

So, very ironic things have happened, but nothing to match this. Giving the Linus Tovarlds award to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is sort of like giving the Han Solo award to the rebel fleet.
(Han Soloj是电影《星球大战》主角)

  • 影片结尾,RMS语重心长的说:

The whole GNU project is really one big hack. It’s one big act of subversive playful cleverness, to change society for the better, because I’m only interested in changing it for the better, but in a clever way.

By The Way:

Revolution OS(操作系统革命):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EwMDA4MjA=/v.swf

The Code Linux(代码Linux):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A5NzMxMjA=/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