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前的日子(3)

前天Py,一个刚认识的外院朋友,要走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地点或许是在北京吧。(声明:人家有个清华的男朋友,我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后面还会陆续介绍N个这样的朋友。)一个月之前,为了准备口语面试,外院的高中同学给我介绍了Py,她准备去美国留学,口语自然不用说。虽然只有很她聊了两次,英语对话有10小时吧,再加上自己的苦练,后来英语表现还可以。昨天她突然打电话说临时决定要走,看,一个朋友就这样轻易的流失了!于是跑去请她吃饭,其实不是去感谢她的帮助,更多的是对彼此友谊的珍惜,因为和她短短的交流中,谈到了很多很多,也让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她是一很成熟的女孩,对事情的看法很独到,而且和她聊天很有趣,我们两常常处在一个高度分析问题的状态,其实我很喜欢、很习惯这种交流方式。有个朋友说我说话整体感觉不严肃,但细想没句话其实都要思考一下,说话不那么随意。我很直白的告诉Py,这是在说我古板,呵呵。昨天聊的也很高兴,后面还谈了很多感情方面事情,于是乎,我决定封她为我的英语+爱情“导师”,她答应了。虽是开玩笑,但她的思维方式确实值得借鉴。她的出国路也不是那么顺畅,我也用自己的经历激励她,给她一些建议。
她昨天对我最多的评价就是“‘功利’+自我辩护+自我感觉良好”,虽然也是开玩笑,或许里边还带有“表扬”的意思,但我感觉这已经是我的思维习惯了。
在大学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认识这么一位朋友,真的很幸运,我会珍惜。希望她一切顺利,梦想成真!再俗一点,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
昨天是端午节,下午小孙请我们去小寨西路家乐福旁边的旋转餐厅吃自助,吃完又逛了好长时间,最后抵600回来都十点多了。

小孙和我一样,来自宝鸡,签上海了,我们平时也叫他“猴哥”,他叫我“圣人”。由于是老乡又在一个班,大学期间和他交流的很多,从大一到大二,从大二到大三,从大三到现在,或许还会延续下去。他是一个阳光男孩,很开朗,也给别人带来了很多快乐。我跟他脾气相投,交往的很深。每当有什么高兴、悲伤的事情,我都会下意识的走到他们宿舍,跟他闲聊。在和他交往过程中也发现了很多自己的缺点,有的改正了,有的正在改正,总之他是一个难得的朋友。

话说昨天他邀请了我们班一个宿舍的五个女生,还有我。我问他为什么只请我一个男生,他的理由让我有点自满,他说我跟班上女生关系好。呵呵,反正比较爱听。不过我的”人生苦短,我用python“T恤,还是让一女的发晕,呵呵,要的就是这效果。或许这是向别人表达对技术狂热的最好方式吧。

所谓的旋转餐厅就是20楼的环形地板再不停的旋转,转一圈差不多一小时吧,好象是借助于19楼的特殊装置,比较好玩。吃的还好,正好端午那里也提供粽子。还有就是疯狂自拍,我和小孙最后的出结论,和这帮女生出来得准备两三个充饱的电池才行。

吃晚饭有跑小寨东路踩了个吃饭的点,最后逛到八里村呢,在夜摊上看那些小玩意,女人就是麻烦,看了好长好长时间,有两个等不及了就先走了。我只能等呀等,我看到一个小熊很可爱,想买,又不知道送给谁,于是忍住了。

毕设又前进了一步。
一些照片: http://picasaweb.google.com/kongjianjun/CollegeLife#5341631719248997906

The 3n+1 Problem

题目描述:
这是一个古老的猜想:给定任何一个正整数n,对它进行以下操作:
n是偶数:n=n/2
n是奇数:n=3*n+1
这样经过多步操作后,最后必定变为1
如对13进行操作: 13 -> 40 -> 20 -> 10 -> 5 -> 16 -> 8 -> 4 -> 2 -> 1
一共经历了9次操作,则称13这个数的周期是9

输入:
多组测试数据,每组一行,一行里有两个数m和n,
请你找出m和n之间(包括m,n)的周期最大的数的周期
其中m,n均为小于或者等于2e6的正整数

输出:
m,n之间周期最大的数的周期,一个结果单独占一行

样例输入:
1 10
2 3
30 100

样例输出:
19
7
118

#include 

int times;
void cycle(int n)
{
	times++;
	if (n%2==0)
		n = n/2;
	else
		n = 3*n+1;
	if (n!=1)
		cycle(n);
}
int get_cycle(int n) {
	times=0;
	cycle(n);
	return times;
}
int get_max_cycle(int n1,int n2)
{
	int i,ret=0,max=0;
	for(i=n1; imax)
			max=ret;
	}
	return max;
}
int main(void)
{
	int n1,n2;
	while(scanf("%d%d", &n1, &n2) != EOF)
		printf("%dn", get_max_cycle(n1,n2));
	return 0;
}

毕业前的日子(2)

这几天好的一点是开始写论文了,王老师说我的目录有点乱,等具体内容出来再调整。由于我的毕设主要是分析,所以论文很重要。后面还有很多吃饭、游玩计划,所以得提前做完。

如果天气允许29、30去爬华山,大概能去7、8个人,都是高中同一个班的,就一个是隔壁师大的,其他都在西邮。能从同一班,考到同一个大学,一待就是四年,真的很有缘。虽然大家都说以后经常保持联系,但毕竟相隔千里,难免交流减少。

哎呀,一不小心就留恋起来了,我可能要比其他人早走,在大众情绪波动前离开。前天跟朋友聊,我安慰自己说,现在大家脑子里都是对过去的留恋、对未来的幻想,我更多的是幻想,其实谁又不留恋呢。

我的做法就是,找朋友,那怕只是认识不久,交流不多,见个面,吃个饭,道个别,告诉她/他以后常联系。还有就是多吃点过去喜欢吃的,争取把这些都记下来。这就是我的方式。把忧伤、留恋挂在嘴上又怎样呢~~

还有就是要组织几次散伙饭,小组这边得两次。得王立丽6.1回来,人就齐了。话说王敏华把我都催了好几次了,呵呵。

这几天总的还是比较无聊的,做了很多无意义的事情。跟磊子说的那样,不闲、但无聊。下面还有一些越来越紧急,而且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时间上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最迟到月底走人吧。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毕业前的日子(1)

昨天下午,我、郭拓、高辉、肖纯给08级网络一班讲了一下自己的大学学习、生活、就业方面的“经历”。因为以前也听过类似的座谈,感觉对自己很有启发,所以就接受了“邀请”。

讲完后,我们四人去茅坡打台球,开始我只输给了肖纯一把。肖纯在东软去过一段时间,对台球稍有研究,讲了一个理论,“在洞口和被击球连线上,虚拟一个紧挨的球,用白球打虚拟球的虚拟中心”。不知道是否描述清楚,不过我用这个理论刚开球就超了肖纯4个球,后来当然把他击败。呵呵 🙂 肖纯那有一些台球教程视频,我们都说要拷贝一份。还有,公司貌似乒乓球和台球比较多一些。

打完球刚吃饭着,舍友打电话,约好的去凯乐迪唱歌,他女朋友和同学过来,去了有十四个人。我唱很多,但自我感觉最最良好的就是水木年华的中学时代、墓志铭(轻舞飞扬没找到~ 😦 )。小啤酒喝的有点多了,至少五扎,还有四五个女生没怎么喝。不过没啥感觉,SO Happy!当然舍友肯定要借机暧昧暧昧,哎~~~啥都不说了,喝酒!~

最近的生活

最近老下雨,外出活动少多了,前天去师大欣赏了场音乐会,一块去的块30人了,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太过高雅,有点听不懂,不过整体感觉不错。

开始感受到天气也影响人的心情,这两天的自己就是和这天气一样,似晴非晴,心中时有疑云。期待灿烂的阳光~期待晴天的到来~

最近开始偶尔写日记了,键盘敲、用笔写都有,感觉写出来真的很舒服。

前天把《我的青春谁作主》看完了,严重脱离现实,但整体感觉还可以,有很多东西值得思考。我就像做高齐一样的好男人,完了。

毕业设计这两天又像蜗牛一样前进着,哎,对不起王老师了,没办法~

把 Learning Perl 看完了,已经完成对 Perl 的初步学习。这两天开始看Python技术手册(影印版),得深入Python,同时还要多读代码,多读。

经过和磊子谈讨,一致认识到搞技术的男人,感情上的致命弱点。哎~~等呗~~

五一没回家,太想回去了,太想。

转-我爱西邮!

今天是西邮建院50周年暨建校59周年华诞,今年的新领导也确实做了很多事实,绿化、校园建设、教学管理都在抓,不错~学校还发了T恤,白天有活动,晚上还有晚会。
我爱西邮,相信西邮会发展的越来越好!下面是来自西邮贴吧的置顶贴《每个西邮人都应该知道的校史!》。

——————————————————————————
强烈要求加强爱校教育,让我们每个西邮都知道,能做为西邮的一份子是多么的不容易,让我们每个西邮人都为了西邮的明天,奋斗加油!让西邮,永生不灭!永放光辉!成为世界上的一朵奇葩!
西邮二十年 !
对于西安邮电学院而言,1959年和1986年都是一个历史性的纪念:1959年,西邮正式成立,之后的十年历经波折,西邮师生在取得成就的同时,更多的是在各种运动中磨砺,直至1969年被宣布解散,十年心血毁于一旦;1986年,西邮恢复建院,除了延续西邮人17年间不灭的热情,没有从老学校继承任何资源,这是西邮完全不同于其他邮电兄弟院校的地方,注定了西邮的起步和发展异常艰难。
20年前,西邮30亩地办大学的故事广为流传,甚至一度成为笑谈,这却是西邮刚起步时的真实情况。了解了这些,我们就能体会当年史云峰征地30亩办大学的苦衷,就能理解西邮“跳出八里村”口号背后的艰辛,就更能理解西邮对新校区的渴望。同时,我们对西邮20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就会肃然起敬,也会对她的未来充满信心。
让我们通过一位老院长,一位教师和两个毕业生的经历,简单记述西邮90年代发展的一些情况,连同本刊登载的杜平书记和田东平院长的访谈文章,尽力还原西邮近二十年来的大体情况,因为,1986到2006这二十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西邮,一个完全重新建立的西邮。
历史沿革——1950年到1969年
1950 年初,为了培养急需的邮电业务人员,陕西省邮电管理局在西安市大湘子庙街13号创办了陕西省邮电人员训练班,史云峰担任负责人,开设电报、长话、市话和报务四个培训班,先后培训了341名学员。1952年,西北区邮电管理局将陕西和甘肃两省邮电人员训练班合并为西北邮电学校,迁往西安市瑞禾村,增设财务、统计、供应等培训班,同期向西北地区输送了1397名邮电专业人员,大大促进了西北邮电的恢复重建工作。
1953年,西北邮电学校改名为西安邮电学校,由邮电部直接领导,并开始为山东、河南、四川等地培训技术人员,1955年,更名为西安邮政学校,正式列入国家中等专业学校序列,定位于培养邮政中级技术人员,开办我国第一个中等邮政通信专业,同时抽调人员组建西安报务学校。 1958年,邮电部撤销西安报务学校,并入西安邮政学校,增设电信专业,校名改为西安邮电学校。
从1953年到1955年,学校从培训邮电初级技术人员向培养邮政中级技术人员过渡,1955年到 1958年,学校成为一所以邮电管理为主、兼容电信技术专业的中等专业学校,同期为西北以及周边地区培养了大批专业人才,到1957年底,学校教职工达到 203人,开设6个专业20多个班,成为今日西邮的前身。
1959年3月16日,西安邮电学院正式成立,开设有线通信工程、无线通信工程、电报、无线通信,邮电通信组织与计划等专业, 学院科研与教学相结合,1960年1到5月份便完成科研项目102个,为预定年计划的两倍,其中热敏电阻达到了当时国内先进水平。
1963 年9月30日,西安邮电学院改为西安邮电学校,恢复原来中专建制,本科学生转入武汉邮电学院继续学习。1969年,西安邮电学校被宣布撤销,改建为电信总局527厂,大批教工先是到河南许昌开始一年多的劳动改造,后来陆续被分配到全国各地,至此,西邮的教工队伍完全解散,到1986年恢复学院时,只有极少数返回学校。
恢复学院——1980年-1986年
文革结束后,1979年大连召开的全国第四次全国邮电教育工作会议上确定了恢复西安邮电学院,1980年10月15日,西安邮电学院筹备处成立,史云峰返回重建学院,在随后召开的陕西省省长办公会议上,由于非常仓促,再加上各种利益错综复杂,协调各部门的结果仍然是仅能征地30亩,史云峰进退两难,“谁都知道30亩办大学是天方夜潭,但没有这30亩地,恢复学院永远都只是一纸红头文件”,这就是“西邮30亩办大学”的缘由。史云峰请求邮电部,从邮电部第四、第十研究所、西北供应处和西安微波设备厂、邮电第二工程公司等单位先期抽调34名干部组建西邮筹建处,借用邮电部第十研究所托儿所的六间平房开始正式对外办公。

【校舍】
重建学院首当其冲的就是校舍问题,原来的校舍已被邮电部第十研究所占用,后来在邮电部和陕西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在西安市东八里村征地32亩作为初期校舍,1982年12月28日,西邮在八里村校区的第一号楼破土动工,终于迈出恢复建校实质性的一步。
【一波三折】
1985 年7月,长春邮电学院副院长马国新调到西邮任党委书记,后来由又从北京邮电学院培训中心调来邓震垠任副院长,商调原西邮教师返回学校,还从邮电部和各高校引入一批专业技术人员担任教师,多方筹集教学用具,制定教学计划,经过艰苦努力,1985年教育部正式验收时,终于达到国家教委要求。
一波三折的是,1984年秋,邮电部教育局向西邮提出不上本科、改建专科的要求,在紧张筹备建院的西邮教职工中引起巨大动荡,形势非常严峻,史云峰、吴元善、李文学、马青俊在邮电部多方争取,在宋直元副部长的支持下终于撤回决定,同意西邮招收本科。
1985 年10月,国家教委又一次通知西邮,国务院不同意恢复学院。为了稳定人心,学院筹备处没有向下传达这一通知,史云峰和马俊青又一次奔赴北京,又是在宋直元副部长的支持下,邮电部教育局向国家教委多次汇报西邮筹建情况,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朱学范给副总理李鹏写信争取,最后在1985年底,国家教委终于同意西邮恢复,从1986年开始正式招生,马国新任第一任党委书记,邓震垠任第一任院长。从此,西安邮电学院进入开拓前进的崭新时期。
西邮恢复之后,按照邮电部的要求,专业设置以培养邮电急需的中高级经济管理人才为主,服务对象以西北地区通信业为主,教学层次上突出培养专科人才为主,同时积极承担培养边疆少数民族干部的任务。
1986 年8月,恢复学院的西邮全院教师才153人,具有副高级以上职称的人员只有18人,师资和校舍严重缺乏。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在马国新为班长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带领下,西邮开始吸收应届毕业生充实师资队伍,加大力度委托培养研究生和师资队伍建设力度。经过4年的努力,到1990年,教师增加到206人,副教授以上30人。从1986年到1989年3年间,西邮终于在东八里村又征地79亩,建设体育场地和学生宿舍,西邮老校区基本形成。
1986 年恢复学院时,西邮仅有两个本科专业(邮电经济管理和通信工程)和三个专科专业(邮电财会、电话交换技术和物资管理),当年招收204个学生,而且部分专业以南京邮电学院的名义招生,在西邮上课发给南邮毕业证书。到1990年增加到3个本科专业和6个专科专业,招收学生327人。
从1980年到1990年,史云峰、吴元善、马国新、邓震垠、马青俊、薛顺根、李文学等先后在筹备处和学院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他们带领西邮师生,从无到有重建了学院,这一时期的艰苦工作为西邮90年代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何锁柱:1990年到2002年任西邮院长
1990 年2月,何锁柱从重庆邮电学院副院长调到西邮担任院长,同时从西安外语师专调韩增贵任党委书记。“我们来的前一年,西邮只有189个毕业生,教职工加在一起不到500人,只有一个教授还是外语的”。 “我们俩都是初来乍到的,商量了好几次,面对西邮这个局面,怎么把学校搞上去的问题是核心,我们不能和人家比,只有三个本科专业,六个专科专业,要一步一步来,牢牢定位在邮电本专科学生培养上,才能发展起来。”
奉行陶行知先生“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的精神,何锁柱认为当时的西邮就是要帮助学生学到知识,“立足邮电,面向西北”,给西北邮电企事业单位输送人才。为此,尽管困难重重,但何锁柱还是想法设法保证基本的教学秩序、基本教学条件和基本教学质量,这种认真讨论后确定的“三基政策”对西邮起步阶段至关重要,非常实际的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每走一步都让师生看到成绩和希望。

9月10日,上任不久的何锁柱在校长办公会上承诺年内给教职工办5件实事,“装闭路电视,发煤气补贴,给3号、4号家属楼供暖,安排部分待业青年,办托儿所”。后来,新一届领导班子为了凝聚人心,在全院范围内展开了校训与校歌的征集活动。“收集了一百多条,搞了很长时间,做这些事情干什么,就是让大家在讨论过程中形成共识,知道学校当时的定位和方向,我和韩书记都很清楚,但这些事情一定要全院形成共识才行,要大家行动起来,光靠我们俩干不成什么事,这就需要过程,不断的调动积极性,让大家愿意留下来认真干。”
在何锁柱的教育理念里,主题永远都是教学,“就像一个人你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一个教学单位应以培养人为目标,培养人的主要手段就是教学”,为此,“只要是有利于提高学生素质的活动,我们都参加。全国的数模竞赛,96年我们拿了陕西省唯一的一等奖和全国的二等奖。全国的英语‘挑战杯’,我们一直杀进全国八强,和北京二外的专业学生一争长短。就是体育,我们多次打破过亚洲纪录,拿过很多全国第一。”何锁柱热爱桥牌和书法,并在西邮内部发展了一批牌友,“他们叫我侨友,我有牌友,很铁的。通过玩牌和朋友一起交流感情,交流思想,非常轻松愉快。感情就像物理中的能量,积累到一定程度要不想法去释放它,就会出问题,但释放得有个恰当的环境和气氛。”
“ 对学生的话我是心急如焚,你们着不着急我着急。你看我这么多年,只要对学生提出的问题我都会很快给予回答,不管学生是对是错。其实在学校,学生是主体,要真正把他摆在主体的位置上,那么你就应该围绕这个主体去做。老师是主导,主导是什么,是引导主体往好的方向发展,那么对于主体中存在的缺点,你就应该去说服。”
【三大建设:师资、实验室和图书馆】
“像我们学校满打满算111.956亩,你就是给马路镀金,也就那么大点地方,还不如把那些镀金的钱用在实验室上图书馆上,让他看到这个学校咋这么小,可一进到我们的实验室和图书馆,呦,就是不一样,就是做学问的地方!”
“人们常说学校办学要有特色,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就说你这个学校要有学生比较喜欢的专业,更重要的是要有学生值得信赖与尊敬的教师,哎,这个老师就是好,这个专业的几个老师都不错,那么他学得也比较有兴趣,出来的造化可能比较好。”
师资建设是何锁柱投入精力最大的一件事,“我有一个口头禅,我说这个单位求贤若渴,你们渴不渴,我渴,我这人是个醋坛子,我叫个爱才愿打,见了有才能的人就喜欢,哪怕有缺点都可以容忍。”按照“政策留人、待遇留人、事业留人、感情留人”政策,何锁柱找来人事处处长了解附近高校的奖金待遇,“我的政策是什么呢?不出前五位,不能落到五位以后,为什么这样做呢?西邮的牌子没有人家的优势,又想把人家请来,就要有其他优势,否则人家为什么来,来了你也留不住 ”。
“博士进来,不管是否结婚,学院都给他房子,给他三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没有优秀的教师办不下去,我们自己培养来不及,就要去从外面吸引”,正因为何锁柱在人才引进方面出了名的大方慷慨,从其他院校相继招来了一批人才,以至于很多兄弟院校提意见,说西邮整天睁眼看着他们,一个博士都不放过,“人家就有点害怕了,我不挖我怎么办?我们办西邮总得办些事情,要办成事情就得有人,那没办法。另外我挖的大部分都是博士研究生,没有动他们的教授。除了这些我们也送出去培养。”
1993年到1995年,西邮投入30万元,送出6位教师攻读博士,送出40多位教师继续深造。1995年,西邮投入800多万元,为教职工购置48套住宅,稳定了外来人才,到1995年底,西邮的教职工队伍就增加到523人,

“实验室建设是一个学校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实验是一个掌握知识的另一个方面,也是比较重要的,而且有些东西往往是在实践中感知,包括老师要搞科研取成果,没有实验室支持是不行的。图书当然也很重要,图书是要花钱的,买新书确实很费钱,但不搞不行。”从1990到1995年间,西邮投入基建的资金就达7000万元,陆续建成了学生宿舍、食堂、体育中心、成人教育楼、教工住宅、图科大楼等,在邮电部大力支持下,大大改善了办学条件。
【校企合作】
1989 年5月9日,西邮和北电合作建立DMS程控交换培训中心,“邓院长和马书记顶着很大的压力上这个项目,部里很多人反对,但现在看是对的,每年贡献很多利润 ”,这项合作开创了西邮国际合作的先河,找到了国家拨款外的经济来源,后来亚太电信组织APT和东盟ASEAN在西北地区的唯一的培训中心都设在西邮,和 DMS程控培训中心的成功运作有很大关系。西邮培训中心是当时北电在中国唯一的DMS程控交换技术培训基地,也是北电在全球培训功能最齐备的培训基地,从 1990年落成到1993年就培训了1987人,北电因此撤销了加拿大和香港的培训中心,全部转移到西邮来,后来西邮和北电还联合成立了邮电北电技术服务合资公司。通过培训中心,西邮也培培养了一批自己的科研力量,增强了教学力量。
【保留西邮】
1999年下半年开始,高校合并改革风潮开始,邮电部和陕西省都有意把西邮并进其他高校,12月,教育部在西安召开座谈会,何锁柱明确表达了西邮师生不希望合并的意见,认为西邮和西电的部分专业重合,合并弊大于利。
2000 年,在李岚清副总理主持的会议上,何锁柱作为几个发言人,陈述了不合并的七点理由,认为专业重合不符合教育部优势互补的政策,应该保留西邮的特色。为了这次汇报,何锁柱在全院召开了一天的中层干部会议,统一了思想,有了这个底气,何锁柱才敢在副总理主持的座谈会上顶住压力提出不合并。
现在,“西邮全体师生都认为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西邮历经艰辛两次复校,如果当初口气稍微松一点,肯定没有今天的西邮”,这也是何锁柱到西邮12年最引以为豪的事。
之后,何锁柱又在全院发动了一次大讨论,根据划归地方后的实际情况,重新确定了“规模、效益、质量、层次、声誉”的办学方针,质量上去了才能有声誉,有了声誉才能有办学层次,有了层次才能有效益,当然有了效益又支持办学层次、质量的提高”。
何锁柱被西邮师生称为老院长,从1990年来到西邮到2002年退下来,这期间,西邮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学院的离任审计报告上因此给予很高评价。他在西邮的12年,恰好也是邮电事业大发展的时期,西邮的学生规模、师资科研力量与办学条件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位西邮历史上目前任职时间最长的院长治学严谨认真,为人随和风趣,但在特殊时期的“大挖兄弟院校墙角”同“顶住任何压力不合并”的做法又显出他坚决果断的一面,细细数来,何锁柱在学院的每一步,都走的非常扎实,事前发动全院师生讨论,决不脱离学院实际;同时每到特殊时刻又勇于进取,得到师生拥护。
巩稼民:巩稼民在西邮的经历正是西邮新一代教师成长的经历
从西北大学物理系本科毕业后,巩稼民被分配到西安应用光学研究所从事激光应用技术研究,1992年前后,研究所任务减轻,巩稼民选择继续深造,考到西安交通大学读研究生,师从方强导师从事光电检测方法的研究,并一直读到博士。1997年,已调到西邮工作的方强教授建议巩稼民到西邮完成其博士论文,巩稼民欣然接受,以交大在读博士的身份来到西邮。

1997年正是光纤通信蓬勃发展、如火如荼的时候,巩稼民发现自己以前的理论和技术积累与光通信这一领域密切相关,于是他决定在这一领域寻找突破口,并完成自己的博士论文工作。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学习、调研光通信的相关知识,最终把研究方向锁定在光纤的非线性效应及应用这一前沿领域。博士论文完成后,巩稼民偶然间发现,仅仅晚了四个月,他失去了这个课题全世界首先发表的机会,但他的论文仍然是当时相关领域最全面的。
博士毕业后,原来的工作单位要他回去,而西邮则极力挽留他,导师方强教授也希望他留下来,巩稼民非常为难,“西安应用光学研究所是我的工作单位,我是他们送出来学习的,应该回去”,但巩稼民内心想留下来,因为他现在的研究方向更适合留在西邮,考虑再三,巩稼民向研究所说明了自己不想回来的理由,“专业完全不相关,无法给研究所做贡献”,他感谢研究所对自己这么多年的培养,请求能让自己离开。经过多次努力,研究所同意了他的请求,但附加了三个条件:赔偿8万元,爱人同时调离,收回原先分配的住房。“我一个穷学生,哪有8万块钱,又要开除我爱人,又没有了房子”,面对这些条件,巩稼民陷入了迷茫。
巩稼民找到何锁柱院长,说明了遇到的困难,表示自己只能回去了,何锁柱听完之后,马上表态“不就是要8万吗,现在就开支票给他们,把你爱人调到西邮来,岗位随她挑,现在你们就去看房子,看中哪套今天就拿钥匙”,“何院长当时就叫来了财务处长和人事处处长,让他们马上给我开支票,带我去看房子”。“我以前的住房只有50多平方,西邮一下就给了一套120平方的,房子非常好,有地热水,住着很舒服,我爱人也喜欢的不得了。我想,我在这里已经交识了很多好朋友,工作起来气氛好,人到那里不是追求事业和朋友吗?我哪也不去了,就留在这里”。
2000年底来到西邮之后,学院给了巩稼民5万元的科研启动费,补助了5千块安家费,其它要求也尽量满足。一年后,西邮的环境发生了大的变化,一是从信息产业部划归地方,二是西邮领导调整。“在退下来之前,何院长曾找过我,说学校现在难处,目前最重要的是拿到硕士授予权”,随后,巩稼民就从电信副主任调到专门成立的“申硕办公室”,兼任第四副主任,参与整理申报资料,“当时我把其它工作尽量停下来,全力以赴忙申硕,但我没有任何经验,后来田东平院长调过来了,他非常懂行,带头抓申硕,结果出人意料,我们一下子就拿到5个硕士点,整个陕西省只有我们一个学校通过了硕士授权审核。那段时间,大家不辞劳苦,夜以继日地干,我也累得生病,不得不住进医院”。
2003 年西邮成立研究生部,巩稼民调任研究生部主任。“我们2004年招第一届研究生,招了15个,目前在校生总共才37位,根本不够,问题是规模受限制。今年报考我们学校的考生有1000余人,但我们只能招41名,很多报考我校的学生都吃了亏,为了保护考生的利益,我们把落选的过线考生集体推荐到其它学校去,有个学校一次就收了10余个。规模是制约我院研究生教育发展的最大问题,但短期内很难解决”。
“为了对学生负责,我们选硕导的时候,条件较为严格,规定申请者近年来必须公开发表三篇以上的高水平文章,而且主持过省、部级以上的科研项目,要是没有科研项目,就别想当硕导。我们挑了22个正导师,它分布在各个学科里面,我们不能降导师的遴选条件,不能亏待学生”。
巩稼民来到西邮近6年,期间也不无遗憾,“学校划转以后,科研经费大幅萎缩,科研项目很难开展,对我个人来说,行政工作一忙,就顾不上科研,我心理非常难受”。
“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西邮具有一股子拼劲,每逢艰难困苦的时期,大家就会团结起来,顽强奋斗,正像这段时间,我们全校都在忙本科教学水平评估工作,非常的辛苦,几乎天天在加班熬夜,工作量要比申硕时大得多,但是大家都没有怨言,这也许就是我们学校成功的地方”。

董建良——1983年到1985年,西邮恢复筹备时期第一届学生
1983年,董建良从陕西邮电管理局线务局财务科考入西邮财会专业,成为恢复筹备时期最早的一批学生,“当时是邮电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干部专修科统考,我原来是通信会计,但我进去的时候学院还是筹备处,史云峰是负责人,当年学院还没有挂牌,以南京邮电学院的名义招生,发的也是南邮的毕业证,但我们还是认为自己是西邮的学生。”
和董建良同期进入的38位同学被编成了201班,就在八里村,“没有校园,向八里村租了一间农村简易房上课,住的地方也是租的,夜里老鼠在你身上爬来爬去的,经常有人半夜吓的跳起来,冬天毛巾挂在那里一夜就结冰。在宿舍后面搭了一个棚,自己从锅炉房提水去冲凉,女同学一三五,男同学二四六。”尽管条件如此艰苦,西邮还是想尽一切办法保证那一届学生的正常教学,“找回来一些老的西邮教师带专业课,基础课是一些大学毕业生和其他学校过来的教师带”,在董建良的印象里,西邮一直是“教学时间超前于基建时间,首先保证上课,再想办法搞基建。”1984年,西邮综合办公大楼建成,董建良终于从简易房搬到教室里上课。
“ 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印象很深,像基础课的朱老师,他是教语文的老邮电教师,上课的风格很有点现在MBA课堂的风格,课堂上谈人生,特别适合于成年人,比如他讲不能与不为,把做事和做人分的很清楚,上他的课培养了我对语文的兴趣。顾宝山是数学老师,很会引导人,教学的方法很适合我们,板书写的很工整,讲一个公式时还推算前面一个公式,帮我们复习前面的内容。西邮的财务管理从那时候开始慢慢出名,后来成了学院很强的学科。”
1985年,结束了在西邮的三年学习后,董建良分到陕西邮电管理局财务处,8年后调到市场部任主任,2002年调任陕西省网通副总,2004年后,广东卫通在全国选拔总经理,董建良因工作成绩突出从而来到广东担任总经理,“西邮两年学习,对我影响非常大,可以说培养了我艰苦创业精神和扎实工作精神。”
其实,董建良和西邮一直有合作,他同时还是西邮的客座教授,对西邮的感情颇深,“西邮现在管理系的老师不再只关注理论,很注意走向企业,经常请一些企业里的人去交流,培养出来的学生很受企业欢迎。”
郭通信——1987年到1989年,西邮恢复学院后第二届学生
1987 年,郭通信高中毕业后,子承父业考进西邮电话交换专业,“我父亲一辈子都从事邮电,给我起个名字都叫通信,我就选了西邮。我是西安人,刚进来的时候觉得条件差,在八里村,只有三栋楼,一栋教学楼,一栋学生宿舍,后来听说拆了改成行政办公楼,还有一栋教师宿舍,操场就在八里村里面,拐角还被村里人占去一部分,那时没有现在的西门,只有一个北门。我来之后建了一栋楼,楼下是食堂,楼上是图书馆。当时学院只有两个系,电信系和管理系,我们电信系有电话交换和计算机通信两个专业。当时全院700多人,现在听说有一万多,我前段时间经过老校区,发现变化非常大,比我们那时候漂亮多少倍。”
刚进西邮时,郭通信感觉学校里人少的很,“一间阶梯教室就可以全坐满”,但师生关系和学习气氛却非常好,“年轻的老师多一些,像曲桦老师带过我们,薛副院长带过我们,宋德义是我们的辅导员,老师和我们关系处的很好,我们电话交换专业当年招收了两个班,80多个人,大部分是西安附近的,能考进来都挺不容易的,所以学习的气氛很好。”
1989年,郭通信从西邮毕业时,正好赶上国内程控交换机起步,他从西安电信局鼓楼分局程控交换机房最基础的维护做起,十几年间呆过交换中心、长途机房、市场部、运维部和建设部,直到现在成为西安电信局副总,一路上来都是当时最年轻的干部,“西邮开的这个专业很好,对我帮助很大,我毕业的时候开始上程控交换,但电信局没有这个专业的学生,所以我工作后很顺利。而且我们那时候的人也愿意吃苦,我们班的人现在基本都是在通信工作,很多做的很好。
后记:
在西邮的一周,恰逢西邮准备迎接本科教学评估最紧张的时期,我们所见到的人基本都在迎评中有着重要的任务,经常加班至深夜,但当我们提出采访要求时,所有的人都给予我们最积极的配合,所以我们才有机会拜访到西邮很多师生。采访优秀的毕业生代表是我们的一个尝试,希望通过他们的经历,最真实的反映当年的学校情况,以及学校对他们人生的重要影响。采访期间,得到西邮党委工作部部长康凯和研究生部部长巩稼民的极大协助,期间安排细微,令我们感动。
本文整理过程中,得到西邮宣传部的王晓红老师,以及学生刘庆、张越、董澍、张颖、任杰、田文霞的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小组丰裕口爬山、烤肉

五一长假的第一天,小组集体去丰裕口,爬青花山、烧烤。总共去了二十个人,陈老师也去了。比较遗憾的是,小组仅有的几个mm要参加数模竞赛,还好陈继锋带了个女同学。
早上七点多跑实验室拿到了小组最新设计的T恤,从学校东门做912就可以直接到丰裕口。开始是爬山,爬了两个地点,坡很陡,但我和磊子开始都是跑一段、歇一段,一直保持在前列。等到第一个点,就休息了好长时间,大家合影、补充能量、看风景~~下来决定去卧佛寺,是另一个更高的山顶,我们坚持、再坚持终于有到了,和冯立强、边疆他们聊的很High,一路同行的人还挺多,有的比较专业,还用哨子下达前进、休息命令,更多的是同学、朋友一快来完。有个大叔,还给我们讲了很多爬山的技巧,和野外生存应该注意的问题,主要是高伟跟那人聊,今天突然意识到高伟的交际能力比较强,跑农家乐,他有和老太太聊。到卧佛寺还和五个可爱的小孩合了影,他们还夸我们的T恤漂亮 🙂
在卧佛寺休息了一会,还有人买了一瓶一元的泉水,吃光了剩下的东西,下山。下山就比较轻松,我们几乎是跑下去的。走了很多路,终于来到了公交车站牌前。下来就是去吃烤肉了,继续来到丰裕口,不过要下河底的要买票,每人5元,大家商量了一下,还是找个农家乐,这样餐具用起来也方便,和一哥们商量了一下,租了三个炉子,到他家去烤,磊子他们也买好了羊肉和调料、其他工具。先是生火,整了老半天,不过后面火很好,黄虎才负责切肉,有三四个在厨房串肉,磊子、高伟他们刷料,其他人就是整火、洗东西、开始烤东西。虽然开始烤的都被烟醺黑了,有的还半生,但大家吃的很爽,最后发现边疆烤的很专业,后面基本他一个人在烤,大家吃。最后还买了些啤酒、扑克牌大家好好疯狂了一下。我还跑厨房串了几串肉,这东西是细活呀。吃好喝饱,准备走人,回来的车上我还小睡了一觉,真的有点累。
刚回来又了边疆、磊子去毛坡洗了个澡,原计划是去师大的。洗完真的很舒服。
后面集体活动还会更多,内容还会更丰富,肯定得去K歌,过段时间也就可以游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