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吐槽—娶个中国太太老外的下场

下场之一,家被中国人占领了。
谁要是以为娶一个中国太太就是娶她一个人,那就是天大的BS (牛屎—胡说八道),中国人反过来叫SB(一个意思啦)
世界各国的老外你们都听着,一旦你娶了一个中国太太,就等于娶了她全家,不到半年,人她爹,她妈,她二姐,她二姐的孩子就排着队全来了。一百多年前就是一个华工先来的旧金山修铁路,看看,今天加州有一百多万中国人,不会中文在那儿都没法生存了。以后哪个国家还敢请中国人修铁路?中国管这叫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我好端端的一个美国家庭,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中国人给占领了。我本是一个苏格兰种的白人,我们家祖孙十好几代从来没见过一个圆底炒锅,得,现在我们家厨房里有俩。打开抽屉一看,除了三副刀叉,剩下全是筷子,折磨的我呀,目前都他妈会用筷子夹花生豆了。
你就说这辣椒吧,中国人居然能整出十多种来:辣椒油,辣椒酱,辣椒糊,辣椒面,居然还有叫“老干妈”的,整天吃这么辣的玩艺,能不成老干妈吗?

下场之二,再也没有隐私了。
一旦中国人占领你家,你就别想有隐私(privacy)了。某天我正坐在马桶上方便,老岳父(就是我太太他爸)推门就进来了,进来就开水管洗手,一边洗手一边和我练英文:”How are you? And you?(毫阿油,按得油?)
我有时在书房沙发上看书睡着了,老岳母就像猫一样摸到我身边,往我腿上扔一条被子,然后在我腿上拍一遍;好几次都拍错了地方。没办法,中国人就是这么热情。既然是一家人了,就不分你我。所以每次我要和太太AA制,她就特别生气:怎么着,拿我的钱跟我A?
在我自己家里,不论我走到哪,都发现老岳父或者老岳母或者他们这一对组合总是跟着我,我前边走,他们就在我后面关灯。基本上我走过的地方,身后都一片黑暗。

Continue reading “老外吐槽—娶个中国太太老外的下场”

彩云之南

一些照片:

彩云之南

十月中旬的时候,和磊子他们商量六个人自驾去云南玩,后来被签证的事情打乱计划,最后有提前搞定了,我有可以去云南了,李阳因为家里人操心,决定不去了。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我也撒了谎,说自己得在北京处理工作的事情,闲余时间会到郊区去玩。不过整个自己过程,路程比我想想中好很多,基本没有什么不安全因素。

整个旅游的计划是磊子做的,考虑到是旅游旺季,租车、住宿都是提前订好的。大家4号到昆明集合取车,晚上到达大理,逛古城吃饭,第二天顺路玩周边、洱海,天黑前到达丽江,玩古城,第二天顺路玩周边,然后去香格里拉。再一路赶回来,在丽江大理再分别住一天。

自己驾车比较随意,而且会节约很多时间,每天能去好多景点,这样看来这个计划并不是很赶。3号我提前一个人到昆明,找我大学室友小易,一起生活了四年,毕业后还没有见过其他舍友。3号早上他开车来机场接我,很是感动。然后吃了正宗的过桥米线,一大堆小碟子,混合到一起味道很香。晚上我们吃的傣味,特色烧烤、猪脑汤、二十多度的米酒,饭后又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聊天,四年之间朋友们都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家都混的不易。哈哈,生活大概都是这个样子吧。想到了以前很多事情,一起唱歌、一起在宿舍放电影、一起学习。宿舍五个人,如今分布在内蒙、北京、四川、云南、深圳。第二天早上我还是早起跑步,吃的还是米线,在公园读了元代回族政治家赛典赤.辰思丁的故事,这个乌兹别克斯坦人对云南地区的文化传播做出了很多贡献。

不到十二点,我们就在租车的地方集合了。吃了个便饭,还是米线,然后出发。从昆明到大理的高速路很好走,没什么山路。不过我们发现车的水温太高,停到服务区找师傅帮我们看,最后客服说是这种车的通病,不用管 –! 一路狂飙,不到7点就到大理古城了,古城里人很多,我们在大众点评找了家杏花村的店,大家都饿坏了,准备停车享受美味的时候,车胎蹭到路沿爆了,外面下着大雨。大家都同意先吃饭,饭饱后开始修车,联系客服无果,只好自己换备胎,大家都不熟悉,花了有半个小时才凑合搞定。旁边店铺的老板们,过来看热闹,我想到了“愤怒的小鸟”里那群猪 😉 中间我们还联系了老房子青年旅社的老板,他帮我们找到了专业的修理师傅,这个是我比较惊讶的,人家完全可以用生意忙走不开,用一两个电话号码打发你。老板以前是新东方的老师,现在在大理经营这个青年旅舍,曾经推出最低15元的床位,生意火的很。师傅看了一下,说我们搞的螺丝太松,他修理得再要100,换新胎得500,我们搞价到50,第二天到下关修理的,花了300多。晚上都折腾修车了,衣服也全湿了,好在车修好了,不影响第二天行程。草草洗澡,很快熟睡。

第二天早上还是准备早起跑步,不过为了等其他人,最终跑步没能成功。碰到隔壁一个小伙,停薪留职3个月出来玩,从西藏一路到丽江,累了、钱花没了,准备回南京调整一下开始上班。我们在木地板房间里走来走去,早上老板说楼下人吵的没法睡,很歉意。老板还是给我们说了很多周边的景点,那些比较有意思。我们开车先到下关买新胎,然后绕洱海东岸一路向北,走走停停,公路都是沿海边的,凉风飕飕、湖面清澈、山高云厚,偶尔也能碰到一些摆摊的、骑行的。我们停了有5、6次吧,吃烤鱼虾,拍照,吹风。从洱海北边到丽江,有很多绕来绕去的山路,路上也看到一些小的交通事故,这里本身就是高原地区,会感觉到有些耳鸣、头脑发胀,所以驾驶一定得小心。半山腰的风力发电站、翠绿的山头、小村庄都成了我们拍摄的对象,下午早早来到了丽江,这个让人向往的圣地。

刚到丽江就开始下雨了,停车位不好找,古城里的路有是交错混乱,我们还是在雨中绕了半天,才找到我们的尘点青年旅社。安顿好住处,到古城溜达了一下,一起吃了晚饭。坐等秦总到来,这是我另外一为大学室友,专程来和我们一起玩,从成都飞丽江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白天他们都在车上睡了,我一直在拍照,在看窗外的风景,所以晚上睡的都很踏实。早起跑步不在话下,绕了一大圈,店铺都关着门,游客还在沉睡,古城正在慢慢苏醒。看到了丽江著名的大水车,很多旅行社都是早上在这里召集提前报好团的旅客,去周边的景点玩。

我们准备去玉龙雪山,最好是去旅行社咨询一下,路边的“导游”会忽悠人,骗你去其他地方。旺季得提前一天去大水车那边买索道的票,要不第二天去雪山了就没票了。去雪山包车很贵,都要200。好像有个7路车专门过去,回来时候每人20元。这个季节过去山上是没有雪的,在山顶还有人专门照相负责PS出雪景 –!不过体验这种高海拔爬山的感觉还是很棒,有人边爬边唱,有人索性脱掉上衣照相,有几个美女居然是穿丝袜高跟鞋…下着大雨,吹这寒风,行走都很困难,相机根本没法照相。雾气也很大,从索道上去,感觉在浴室里一样。爬了又300多米,最高海拔4860,上去的时候我们买了一小灌氧气瓶,每个人都租了羽绒服,最好租那种护腿的。

下午磊子他们去了束河古镇,我和秦总回到古城闲逛。回到住的地方,有个广东来的哥们在院子里,拿着“唱吧”、戴着耳机自己在K歌,那个大声、那个难听…我实在忍不住了,出去夸他两句,然后点歌–死了都要爱,结果还真以为自己唱的好了很高兴,说他以前都很忙,这次出来一下子玩high了,晚上就要回去了,很喜欢这种释放的感觉。出来最有意思的,就是一大群旅行的人坐在院子里,聊天南海北的事,聊自己的旅行计划,商量晚上去那里吃饭,等等。你会发现这些人都很愿意去分享自己的事情,也很耐心的聆听别人的故事。有刚刚认识准备一起旅游的、也有认识才几天就道别的。有个山西小伙和广西妹子,两人以前就在网上认识,这次一起出来旅行,大家一起开玩笑,最后还一起晚上出去吃了烧烤。还有两个俄罗斯的老师,和朋友学习中文,然后过来旅行,说的还算流利,不过我们英文交流似乎也有障碍。还有个巴塞罗那的美女,过来旅游,顺便看看昆明有没有合适的工作能做,她对西班牙、法国都很熟悉,还给我留了hotmail。

晚上找了好几家旅行社,准备和秦总去泸沽湖,磊子他们去拉市海。泸沽湖报团好些,那边正在开发,买个东西都不方便,我们报的团包括来回车费、16菜的民族餐、篝火晚会、住宿、坐车环胡、划船去湖心岛。第一次近距离见识这种高山,那种融入其中的感觉很好,绕来绕去,游走其中。山上都是茂密的植被,零散的人家村落,散漫的牛羊。开始上山时候,导游叫醒大家,他说有些人在这睡着就没有醒来过 –! 沿途经过的是彝族,以前这里人比较野蛮,经常‘宰客’,拿个死鸡出来讹司机,把鸡分成零件卖,一直鸡要价一万多,最后给你打个1折,看你买不买!有些恶心的,跟你说,鸡生蛋,蛋生鸡,看你怎么赔。凑热闹的跑过来,说他们族有个规矩,见面人人有份,有时候还得赔很多份。不过现在政府管制比较严,这种情况基本不存在了。云南是个少数民族居多的地方,很多名族都有自己的语言,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种植捕鱼、男耕女织。泸沽湖才通电时间不长,修公路钱,这里的人基本不出去,不过现在搞旅游后,他们和外地交流很多。有个划船的阿妹,说她新疆、西藏、青岛、北京、厦门…都去了,牛!

提起泸沽湖,很多人肯定会问这里特殊的“走婚”习俗。泸沽湖这里居住的是摩梭族,有自己的民族语言,“摩梭”翻译成中文就是军人,当年成吉思汗的部队攻打到此地,部分军队驻守此地,这也是为什么56个民族里没有“摩梭”族的原因。

泸沽湖有2/3是四川境内,1/3是云南的。所以这次也是第一次去了趟四川,很明显四川这边开发的没有云南好。摩梭族每家有一个“祖母房”,家里年龄最大的女性居住,这里还是母系氏族。导游把我们安顿再一家的祖母房里,有特色的民族宴,16个菜,好多味道都很怪。他们把猪杀了,压扁直接放在屋檐下,这种肉吃起来更橡皮一样。自己酿的白酒,每个桌子两大壶,分别针对男女。奶油茶不知道是不是马奶。到晚上七点多,我们就去参加篝火晚会了,先是摩梭人自己跳老半天,然后把下面人邀请上去,排成一个长队转圈跳,我也去跳了,动作很简单,大家都很嗨。好多男生过去牵本地阿妹小手手。以前走婚的时候,会定期组织篝火晚会,男女交叉跳舞,如果对对方有意思,就抠抠他/她的手心。然后可以开始谈恋爱了,女子18成人后回住到自家的“花楼”里,相中的男子在夜晚过来爬窗户。生了小孩由舅舅和母亲带,小孩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但不会去相认,听着挺可怜的。看似很自由的恋爱方式,但也有很多严厉的道德约束,一个男的只能同事跟一个女的相好。最后一个环节是K歌,游客和本地人PK,唱歌的人太多了排不上队,最后我放弃了。

篝火晚会完了,导游小王哥把我们带到另外一户人家,一个很大的院子,有两排两层的木头房子,算是朴素的标间。这木头房子隔音太差,有人走动整个楼上的人都不能安稳睡觉。安顿好了之后,先去祖母房和大爷聊了一会,喝点小酒,很客气,真的把我们当自家客人。大爷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专门做旅游,在篝火晚会还跳舞了,回来的车上也给我们唱了好几首民族情歌,大家听的可乐呵了。摩梭语的加油是叫“压缩”,所以下面人老喊“压缩,压缩,压压缩”。然后大家到门口湖边的烧烤摊上为了几桌聊天,吃肉喝酒。有几个本地人在那里唱歌,用手鼓和吉他伴奏,于是大家跟着唱起来,我对乐器感兴趣,鼓只要节拍对就可以,吉他也是扫一些简单的和弦,一直唱到十二点多。有人聊生意场的事,有人聊音乐,也有人聊工作,似乎都很有状态。我和一个哥们研究吉他和鼓,他的小外甥女在一旁抽烟、喝酒、唱歌,她说我像她一个高中同学。我开始见她感觉很想一个大学同学,不过没好意思说,怕人家以为我再故意搭讪,后来我还把那个同学照片给她看了。到最后那个哥们专门把我叫到一旁安静的地方,配合了几首许巍的歌,然后我们恋恋不舍的走了,本地人那种纯朴、善良,是能感知到的。

报团有一项就是坐大巴环湖一圈,中间停了好多次,大家下去拍照片,看风景,相机拍出的照片更油画一样。泸沽湖的水质很好,能见度达到12米。我们坐川到中间的岛上转了一圈,上面有个寺庙,这里好多人都信奉藏传佛教。坐在船上,天晴云高、水碧花香、山脉连绵,那种空旷给人带来很好的视觉享受。

云南两大经济支柱是烟草和旅游,可是像丽江这样的地方好多店铺都是沿海地区的商人开的,本地人好多都是挑着框子买些水果什么的。导游说泸沽湖这些地方有些人很穷,如果有人有多余衣服可以和他联系捐赠。高原地区的苹果、梨很甜,皮很厚,半路上一斤一块钱,算是很便宜了。

丽江有个顺口溜来描述丽江特色:卖“银”多,“漂”客多,“雕”民多。这里银矿多,卖各种银器的店铺到处事,不过假的也很多,购买得谨慎。这边卖手工纺织的彩色披肩、围巾的也很多,其实也是从外地流传进来的,但结合了本地的染色漂洗技术,做出来的东西就很有特色了,满街的人都披着,我也买了两条。

本来是计划要去香格里拉,我有点感冒,而且去香格里拉的路听说不好走,时间也很紧凑,最后决定慢下来,再去大理待一天。离开丽江的时候邮寄了一些明信片给朋友们,这是一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来到大理,逛了一下古城,去酒吧听了听原创音乐。坐船在洱海里游玩了一下,船颠簸在风浪之中,我尝试通过弯腿和手臂平衡,最后能感觉到和水面的那种融合,已经感觉不到船的存在了,好贴近大自然呀,这些完全和平时的刻板工作、理性思考不是一会事,很有乐趣。然后有去了天龙八部影视城,观看了壮观的出城宣旨仪式,地方不大,不过后面还可以爬山,看着也不错。

玩累了,玩完了。磊子他们提前开车会昆明了,一路还去了大理、昆明好多景区,秦总回丽江坐飞机,我又坐了一夜火车从大理去昆明。最后一天时间比较早,没去什么景区,去了两所大学,云南大学和昆明理工大学。云大里面绿化特别好,很高很高的树木,建筑风格都是欧式的,漫步其中很陶醉,下辈子考云大吧。有一个叔叔考到昆明理工了,所以我小时候听这个大学的名字最多,进去看了一下。里面读书的同学很多,这个影响比较深刻。

走的时候坐地铁到机场,地铁刚建成,里面到处是美女工作人员提供帮助。这里都是自动售票,我当时比较怀疑机器能否识别很烂的纸币,故意找了一个很久、有点褶皱的二十元,居然识别出票找钱了。在北京地铁站充值什么钱稍微褶皱就不能识别,听说新机场也是国内前四。

很有完美的一次旅行,旅行不能解决现实中的问题,也不是逃避的方式。但旅游能让人找到一份安静,一份生活的新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