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浏览器写博客

最近把一些不常用的手机客户端删除了,使用手机浏览器的移动版,最大的体验就是简洁、实用、高效。电脑网页版设计最复杂,其次是手机App。越是资源丰富的地方越被设计者滥用,而在资源有限的地方只做了最关键有用的事情。

之前用过wordpress的客户端,已经很方便了,比网页访问速度快,有些内容是延迟同步的。这个手机浏览器的H5版本也够简洁。

被雾霾包围的日子

最近大家都在关注雾霾问题,首先是限行令,社交网络上各种段子、分析文章、防霾策略等等。我对搞笑的段子很反感,雾霾影响大众健康,是我们错误的破坏环境造成,是个严肃的话题。

家里有一个很小的空气净化器,每天都会打开清理一下滤芯,上面有一些灰尘。另外买了3M的口罩,勤洗手、勤拖地,多吃水果,熬制清肺梨水。我们似乎能做的就这些,如果再持续,就得买一个大些的净化器了。

早在03年是政府还在宣传,用生活的淡定去面对雾霾问题。近期也看到好多环保机构数据造假,渎职。也有看到交警在户外维护交通、严查不合格车辆、监督限行。做为普通小老百姓,我们只能相信政府,民间很难自发应对、解决如此大范围严重的环境问题。虽然一些人不认为汽车尾气是雾霾主因,不相信限行能解决问题,但是配合限行或许是我们个人能帮到的最大忙了。环境问题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也需要给政府时间。

另一条路就是躲避,可以短期居住在南方空气好的地方,或者搬家移民到国外,更加彻底的解决问题。但是作为拖家带口的人,行动就不那么方便。

Air pollution in SuZhou

ZRong shared a short video of SuZhou in his Wechat, I thought SuZhou is nearby the sea and has more plants and rain, there should have no or less air pollution. So I was surprise for this, I checked from Internet it’s true, Suzhou also got serious/light pollution (pm 2.5).

I raised a question to his Wechat, but he replied that it’s just fog not air pollution. I sent the snapshot of air quality to him, he replied, at least it’s better than Xi’an(my city).

Suzhou is really a nice place, I even consider to move there, that’s why I care about it. If the dominance of city is based on stupidly ignoring problem, that’s really funny. The worse thing is our health is hurt by this patient attitude.

We have tradition adage “五十步笑百步”. Two solider escaped, the one escaped 50 steps jeers the one escaped 100 steps. Actually it’s in same fault with different degree.

西安事变

大学时候去参观过一次长安区韦区南边小山上的“杨虎城将军烈士陵园”,陵园不是很大,台阶很陡,里边一块埋葬了一些烈士,很多细节都已经忘记了。现在生活在西安,受本地文化的熏陶,对发生过在这个地方的事情更加有感触。相比早期生活潇洒、有大美女赵四小姐陪伴、信基督得解脱、晚年获释定居美国的张少帅,杨虎城真的是太惨了。

杨将军是陕西浦城人,参与了蒲城起事、反清抗暴、讨袁护法、转战关中、坚守西安、出师北伐、回陕主政、被迫内战、呼吁抗战、西安事变。

“西北山高水又长,男儿岂能老故乡,黄河后浪推前浪,跳上浪头干一场。”—— 24岁的杨虎城

杨虎城介绍

shadowsocks代理翻墙

Server:
sudo pip install shadowsocks
sudo ssserver -p 1080 -k my_password -m aes-256-cfb –user nobody -d start

Client:
sudo dnf copr enable librehat/shadowsocks
sudo dnf install shadowsocks-qt5

shadownsocks-qt5只是开放一个本地端口(sockv5)与服务器链接做转发,所以还需要再设置浏览器或者系统的代理,或者使用其他自动代理工具。

不知道是否之前SSH隧道代理使用的是免费的Openshift AWS 虚拟机,Google Hangout有时候不稳定,现在在另外一台付费AWS虚拟机上配置了shadowsocks,比之前好很多很多。

More info:
https://github.com/shadowsocks/shadowsocks-qt5/wiki/安装指南

泛系、自由与“一、百、万”工程

徐永久注:洪峰先生是我国自由软件界的先锋人物,今年开始独立发行 Free Software 杂志。本文以回忆录的形式,叙述了他自己从大学毕业以来,走向事业成功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本文是征得他同意后,发表在本网站的。

(一) 初识吴学谋教授
(二)迷雾中的引路人
(三) 蹉跎岁月
(四)走出混沌
(五)漫漫求索路
(六)初试网络的威力
(七)尖果中的爪哇 — 难入出版界
(八)结识斯托曼博士
(九)奥莱理变奏曲
(十)峰回路转九寨沟
(十一)从泛系观看自由软件
(十二) 东山再起 — “一、百、万”工程
结语

(一) 初识吴学谋教授

我第一次听说泛系和吴学谋教授的名字大约是在1990年年初。当时我年方22岁,血气方刚,在某家国营的外贸公司工作,由于我的英文很好,比当时那里所有的人的水平都高,经常奉命出席参加外事商务谈判活动,而很多人干了几十年,但是语言不过关,因此只能做我的助手,因此我被他们嫉妒得不得了。 由于我不谙处理人际关系,终被同事暗算,从主管的职务“贬”到储运部门当小职员,
而且还派了一个终日喋喋不休的老妇人监督我。我开始过起了无聊的日子,眼看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心中感到无比的苦闷。

阅读全部:http://devrel.qiniucdn.com/data/2008121913254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