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鱼塘

2018年5月5日 上

消逝的鱼塘

捞鱼、在河道游泳是我童年时期重要的娱乐活动,第一次钓鱼是在大学,和金明洁学长、小康学弟一起去西安外国语学院南边的两个超大水塘。就在十多年后,一次偶然的农家乐垂钓勾起了我对钓鱼的兴趣,回想起小时候捞鱼和长大后唯一一次钓鱼给自己带来的欣喜,于是我买了鱼竿,下载了好几个钓鱼APP查看周边的野钓信息,学习装备购置和钓鱼技巧。

在等待鱼竿的时候我想寻找那个大学钓鱼的大水塘,可是我知道那边区域很大、四周都是树木包围,很难人肉过去探索,在网上也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于是乎我想起了前段时间,一个印度电影《雄狮——漫漫回家路》,男主幼年在火车站走
丢,长大后通过Google地图、凭借碎片记忆找到了自己的家乡、丢失的火车站,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家乡和亲人。

于是乎我在地图下手,没有找到,外院南边隔一条路好像变成了居住区,靠南也是新开发的楼盘,难道鱼塘消失了?由于西安南边秦岭附近的军工企业较多,部分地区里是不能放大查看的,就在缩小的一瞬间,我看到再往南一条路,南横线北边有两片超大的水域。那一刻我仿佛《雄狮》男主找到自己的故乡一样高兴和感动。

可是就在我5号当前实际探访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刚刚被土建填埋,后期开发楼盘。在边角还看到了几个很小的尾塘,岸边还有钓鱼的饲料、鱼线痕迹。看着高高堆起的土山、即将彻底消失的水塘,有一种凄凉、又有一种感恩。凄凉的是人类为了自身利益,利用无情的机械对大自然的破坏;感恩的是上苍让我十几年后,又能看到曾经给我带来欢乐的鱼塘,而它马上就要彻底消逝。但是东边的大树林还是完好无损,让我确定曾经就是在那个地点钓的鱼。

记得那次大学那次钓鱼,我们是蹬着自行车一路过来,中间还在外院大门口碰到了我的高中同学马蓓蕾,下车(从自行车后座)打了个招呼。鱼竿节数很多,收缩起来非常短,用的是单钩,开始用的鱼饵不给力,半天不上鱼,后来到树林里抛了好多蚯蚓,很快就开始有效果了。还记得明洁抱怨为什么抛蚯蚓的总是他一个人,大家都抢着抛竿、提竿。频繁的上口,虽然钓上来的鱼并不大,但是收获的喜悦让小伙伴们很亢奋。我们一直钓到了下午,总共掉了好像16条。然后又骑车到西电南校区对面的村子,小康找了一个熟悉的新疆烧烤店。让隔壁漂亮的、开旅店的阿姨帮我们把鱼收拾干净,不得不佩服小康的社交能力。在烧烤店等了好久,来了一位只会说维语的小伙子帮我们烤鱼,还点了一些别的烤肉和菜。虽然我没听懂这小伙说的一个字,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听懂我们说的任何一个字,神奇的是居然帮我们把鱼烤好了,而且在吃饭过程中我们和小伙子还聊的很嗨,但又不是尴聊。

由于土建堆积了大量的垃圾,所剩无几的鱼塘虽然可能有很多鱼,但还是已经没有了钓鱼的心情。于是直接超秦渡河桥北出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