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ora 29: dbus bug系统无法启动

https://bugzilla.redhat.com/show_bug.cgi?id=1623781
Bug 1623781 – dbus-1:1.12.10-2.fc29 breaks system boot

昨天中午用 `sudo dnf update -y`升级了Fedora 29系统软件,下午开机时卡在登陆界面之前了。内核日志没有啥明显异常,而且还能正常识别USB的插入拔出,所以内核应该没有panic或者死锁。
最后用上下键切换到systemd的日志输出,发现是dbus启动失败。于是从grub里自带的救援模式下,查看了/var/log/dnf.log里dbus更新前的版本号,然后用`sudo dnf downgrade dbus-1.12.10-1.fc29`把dbus降级后就正常了。

在救援模式下不能直接使用wifi,可能是缺驱动或者需要手动加载配置。于是想到用手机通过usb线共享网络,手机就成了一个usb网卡,`if ethx up; dhclient ethx`,网络就正常了。

“寒窑”故事传说

秦腔戏曲名段《王宝钏》家喻户晓,王宝钏居住的“寒窑”就在西安城南曲江附近,现在建有一个遗址公园供参观游览,弘扬传统爱情忠贞观念,需要购买门票。喜欢秦腔的老年朋友,肯定都想过去打个卡。

故事传说
西安城南大雁塔附近的五典坡有一孔破旧的窑洞,窑洞上沿题有“古寒窑”三个字,相传当年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等待丈夫薛平贵归来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 [1]
王宝钏是唐朝宰相王允的女儿。王允没有儿子,只有三位如花似玉的干金,两个姐姐都婚配得门当户对,父母也想为待字闺中的小女儿找一位乘龙快婿。
当时长安城南一带,山环水绕,风光秀丽,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京城长安的皇族显贵、文人雅士、贫民百姓,都喜欢到这里赏花游春。这年春天,王宝钏也带着几个丫环来南郊踏青,不料遇上一伙风流公子追随纠缠。这时,旁边一位衣着陈旧的年轻书生看不过去,果敢上前拦阻这伙人的无礼行为。这些恶少一拥而上,对书生拳脚相加。那书生只略摆架式,轻轻一撞,便把那伙中看不中用的锦衣公子撞得七倒八歪,他们心知不是书生的对手,相扶着骂骂咧咧走开了。
王宝钏暗自佩服书生的功夫和胆略,见那群风流公子走开,连忙上前行礼感谢。书生略有些腼腆,连声说:“理当如此,小姐不必多礼!”书生愈是客气,王宝钏就愈是欣赏他,口中称谢不已,一来二往,两人便熟络起来。这书生只说自己叫薛平贵,父母双亡,家庭败落,只剩下自己一人。在王宝钏看来,这书生不只是武功高强,而且知书达礼,虽然衣着寒酸,却掩盖不住气宇轩昂,不由心生爱慕。于是两人结伴游玩,一路鸟语花香,春气袭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回荡在两人中间。薛平贵知道了眼前的小姐乃是相国千金,不但容貌姣美,言谈举止又那么娴雅而不矫揉、端庄而不傲慢,确实让他着迷,但又自愧太不般配。日暮分手时,两人眼光中充满眷恋与不舍。
不久,老父又摧促三女儿赶快订下婚事,王宝钏灵机一动,提出了以抛掷绣球来决定终身大事 的办法,王父应允了。宝钏想,自己抛球征婚的消息一传出,有情郎薛平贵一定会赶来参加,到时绣球落哪方就全凭自己决定了。王父暗中决定,到那天院门要把 紧,只放些有身份的公子进来,这抛球的规矩可是“中鸡嫁鸡,中狗嫁狗”的,可不能让那些贫贱小子捡了便宜。于是王家院里搭起了高高的彩楼,订了个黄道吉日 由三小姐抛掷绣球择婿。消息传出后,远远近近的名家公子都争相赶到王家,因为大家早就风闻了 王家三小姐的才貌,又贵为相国千金,都想来碰碰运气。王家的院门果然把持甚严,不是有头有脸的人决不许进。聪明的宝钏让上次同去春游、见过薛公子面的贴身丫环到院外悄悄寻找薛平贵,让她带薛平贵从侧门进院。
吉时已到,一阵锣鼓炮仗响过之后,衣着艳丽的小姐手上托着一个五彩绣球站在楼上。楼下院中披红戴绿的公子哥儿们轰动起来,都伸长了脖子,期待着天赐 良缘。上面王宝钏粉面含笑,玉腕翻处,绣球翩翩落下,不偏不倚,正打在院中一角的布衣公子薛平贵头上。王允一看,绣球抛中的女婿竟是一个衣着寒酸的落拓少 年,当即心中生怒,坚决反对。原本心中喜滋滋的宝钏,明白父亲是见薛平贵贫贱,而不惜违约悔婚。此时,宝钏决意不再任由父亲摆布自己的终身大事,嫁给了心 上情郎薛平贵,王允一怒之下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这时薛平贵了无栖身之所,于是两人搬进了五典坡的一处旧窑洞。在寒窑中,夫妻俩男樵女织,过着清苦的日子,幸而夫妻间互敬互爱,相依为命,苦日子也过得颇有滋味。虽然王宝钏的父亲与她断绝了关系,而老母却无法割舍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儿,不时派人来 探望他们,送些钱物,使他们的生活得以维持下来。咸通九年,桂州边区发生叛乱,攻占了边防重镇,并向北逼进。朝廷出兵讨伐,为了增强兵力,还令沙陀部队随军助战。文武兼备的薛平贵参加了沙陀的部队。王宝钏是多么不愿意自己的丈夫离开,但薛郎是有才有识的伟男儿,总不能与自己终身相守寒窑,她擦掉泪水,为薛郎收拾行装,挥手送他出征。
在沙陀部队中,薛平贵凭着自己出色的武艺和才学,渐渐受到酋长朱邪赤心的重视。剿平了叛乱,薛平贵没有来得及回长安探望久别的妻子,就随军驻进了大同。一次,薛平贵随酋长一家到郊外狩猎,行到山崖时,朱邪赤心的女儿春花公主的坐骑突然受惊失控,扬蹄飞奔,眼看就要坠下悬崖。紧随其后的薛平贵,飞奔向前,伸臂竭力拦住了公主的马匹。两匹马行到山坡上,薛平贵下马扶起受惊的春花公主,正值情窦初开的小公主,见救她的人是一位年轻英俊的汉族勇士,不由地心旌摇晃,就势倒在薛平贵怀里。
从那天起,春花公主就如痴如醉地爱上了薛平贵。薛平贵心里一直挂牵着长安寒窑中苦等自己 的妻子王宝钏,他不愿意背叛她诚挚的爱心。可是自己在沙陀部队里一直默默无闻,若不抓住春花公主这个台阶,以后怕是很难再有高升的机会,何况若是惹恼公 主,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呆下去。权衡再三,薛平贵成了沙陀酋长的“驸马爷”,他在沙陀军中的地位自然也就急骤地升高了。当然,他不会忘记结发之妻, 曾多次趁唐廷专使前来大同慰劳之际,悄悄托使者为王宝钏带去书信金帛,接济伊人的生活,当然他没告诉她自己在这里已另配佳偶。而寒窑中的王宝钏始终矢志不移,纺纱度日,一心一意筹待着良人衣锦荣归。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总也不见薛平贵归家的身影,后来竟还断了音信。是薛郎变心了吗?不是,是政局在这时发生了急剧的动荡。薛平贵随沙陀军到了阴山。阴山与长安两地遥遥,不通音讯,薛平贵心想不知何时才能与宝钏团聚。一年,长安情势紧迫,大唐军力不足用,沙陀军入京援战,保住了大唐江山。
薛平贵随军来到长安,功成名就的薛平贵只身步行来到五典坡的寒窑中,终于与分别达十 八年之久的妻子王宝钏见面了。夫妻相见,直从正午呜咽流泪到黄昏。王宝钏终于走出了寒窑,被接入薛平贵府中。经过了十八年的苦盼,王宝钏终于有了一个美满 的家庭。而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的故事也被人们传为美谈。

Continue reading ““寒窑”故事传说”